刘译阳:光伏行业生态将又有大变化!

发布时间:2023-11-06 浏览量:1669 来源:凤凰光伏网
即便光伏上市公司前三季度业绩整体处于涨势,但光伏概念指数延续回落走势,部分龙头股价较去年高点已经“脚斩”。
 
股价与业绩背离背后,投资者对光伏行业“产能过剩”担忧四起。有人认为,随着行业进入过剩和内卷阶段,企业高速增长局面不再,上市公司估值也需要回归理性。也有人认为应该拉长来看待企业股价的波动。
 
在11月2日~3日召开的宜宾市光伏产业高质量发展大会上,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译阳表示,或许有的投资人看重短期收益,过度担心明年的事儿,忽略了行业发展的长期逻辑。
 
但另一方面,资金的恐慌也可以理解。与去年30万元/吨的高位相比,当前硅料价格已经跌去70%。一些硅料企业的业绩同比增速出现下滑。
 
“光伏行业过去经历过三落四起,行业老兵对这种局面早已习以为常。换个角度来看,波动实际上是一个优胜劣汰、去伪存真的过程。”刘译阳表示,放眼未来,无论是从国内端还是在国际端,需求都是“星辰大海”。产品价格下跌对行业不一定坏事,价格越低市场需求量会越高。
 
谈股价与业绩背离:投资人忽略了行业长期逻辑据
 
国家能源局10月30日公布的数据,前三季度,我国光伏新增装机128.94GW,同比增长145%;全国光伏发电量4369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33%。全国光伏发电利用率98.3%,同比提升0.3个百分点。
 
截至10月末,光伏上市企业三季报已经披露完毕。前三季度,光伏行业仍延续了高景气度,组件龙头净利润同比增速持续攀升,硅料企业业绩增速同比有所下降,但盈利水平依然很高。
 
与之相对应的是,光伏概念指数延续震荡下行态势。截至11月2日收盘,华泰证券交易软件披露的光伏概念报收于2833.411。在7月中旬,该指数超过3200。
 
“股价这个东西我也不好说,(光伏板块)2020年涨10倍,结果今年又大幅下跌。”刘译阳认为,或许有的投资者把短期的收益看得太重,忽略了行业长期的发展状态。
 
刘译阳认为,回头来看,部分个股股价其实仍有数十倍的涨幅,短期的波动不能掩盖行业和企业价值。(股价)往下走一走,也可以让各方都冷静下来,更理性的思考未来发展的路径,让更优质的企业凸显内在价值。
 
“这个时候其实更考验投资者的选股能力。”刘译阳称。
 
谈“凛冬将至”担忧:需求远没有看到天花板
 
有媒体报道,2020年,可统计的光伏产能投资为4000亿元;2022年,投资规模超8000亿元。自2022年后,有超100家企业跨界挤进光伏赛道,投资光伏市场资金超3800亿元。
 
产能狂飙下,“产能严重过剩”的话题也一直受到热议。很多人都关心光伏是不是凛冬将至,或者说关心当前的波动会给行业带来多大的影响。对此,刘译阳反问道:“前三季度整个行业盈利是历史最好最高水平。怎么能叫寒冬将至?
 
”他认为,很多资本没有受到过光伏行业三落四起的毒打,以为能够赚快钱,大幅度扩产的确导致供给端上量过快,致使行业出现了短期的波动。但事实上,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够保持连年翻番式的增长。
 
“光伏产业的市场需求还远远没有看到天花板。”刘译阳更是给出了这样的判断。他表示,新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是大势所趋,其中光伏又是替代传统能源最高的产业之一。无论是从国内端还是在国际端,光伏行业的市场需求仍是“星辰大海”。
 
今年7月,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方面曾上调全球2023年光伏新增装机预测,由原先280~330GW上调至305~350GW,主要的变动根据是中国市场需求快速加大。实际数据来看,前三季度我国光伏产业无论是在装机量还是在工程投资方面,均保持了快速发展的势头。
 
刘译阳认为,参照德国等国家光伏70%左右的渗透率,国内光伏市场需求都至少有5倍左右的增长空间。如果光伏加储能的成本降到比火电更低,对火电的替代空间更是远大。
 
中国光伏产品接近三分之二出口海外。“只要产品性价比足够,质量足够好,东西不愁没地方卖。”刘译阳认为,企业不要再盯着传统的欧美市场,非洲、东南亚、中东这些地区的光伏市场很可能是一片蓝海。
 
在他看来,中国光伏产业处于跨越18岁的关键时期,未来头部企业可能要赚取整个利润的80%甚至90%的利润。其认为行业的新进入者可以学习传音控股,从边缘市场、细分市场发力,不直接同头部企业正面硬刚。
 
谈价格回落:加快行业出清
 
11月1日,在国家能源集团2023年度光伏组件集采中,不含运费的P型组件出现每瓦0.971元的报价,甚至低于此前备受关注的华电集团招标中出现的每瓦0.9933元报价。一些业内人士认为,光伏组件价格已经逼近成本线,部分企业低于成本价参与市场竞争。
 
前几日,隆基绿能总裁李振国在业绩说明会上公开表示,光伏组件出现低至每瓦1元的非理性价格,全产业链都难以盈利。
 
对于光伏产品价格的回落,刘译阳很淡定,只是称:“市场经济,价格波动很正常”。他表示,降价不一定就完全是坏事。相较于火电,目前光伏发电、储能的系统成本仍然高。要想和传统能源竞争,降低成本是行业的共识。
 
“以前国家补贴政策变化的时候,行业来了一拨大洗牌,一度悲观情绪笼罩。”刘译阳称,政策刚变化的时候,一些企业忙着裁员,但仅仅几个月后又忙着招工。个中原因便在于产品价格下降后,海外一些不要补退的市场一下子爆发了。
 
“这样的降价,也会让很多人冷静下来,让新进入者更认真的考虑。不是说你有点资本,你买点设备,挖点团队过来就能干得好的。”他表示,降价也会加快行业的出清。
 
刘译阳希望大家对光伏行业保持高度信心,“这些年来,光伏行业起起落落,富豪都倒了好几个,这种起落是产业市场化的正常表现。或许到明年的某个时刻,也许是下半年,在完成优胜劣汰下,大家就能看到光伏产业生态又有比较大的变化。”

注:凤凰光伏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。凤凰光伏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“来源:凤凰光伏网”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凤凰光伏网或将追究责任。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凤凰光伏网编辑或补充。

全部评论

专题推荐

更多专题 >